蝦米?!原來肥胖與腸道菌有關

  🙏感謝各位讀者對於博士專欄的支持!相信有固定追蹤本專欄的讀者們,目前都對於腸道菌的多樣性以及產生,有了初步的認識!本次,我們將繼續延伸腸道菌多樣性,並腸道菌與肥胖的關係,以及「腸型(enterotype)」的概念唷!

  還記得我們前幾次的文章有提過腸道菌與我們的各式代謝功能息息相關嗎?事實上,那正是因為最早開始研究腸道菌的主題之一正是「肥胖」主題。在現代社會中,「肥胖」一直是大眾十分關心的主題,從兒童時期、至中年甚至到老年,人人都在為了如何保持體態及健康,而與「肥胖」奮鬥著。也因此,每當科學有所進展時,「肥胖」一直都是科學家想率先研究的主題。

肥胖與基因的關係

  在腸道菌的主題蓬勃發展之前,遺傳學及基因研究貴為主流的當年(約5-10年之間),「致肥胖基因」的發現,似乎給了眾人一種對於「減肥失敗」的合理解釋。為什麼有些人喝水就會胖?甚至呼吸也會胖?那時的科學家們認為原因出在基因變異(variants)上,是基因上的差異,導致人體之間對於代謝速率、飲食行為以及飲食控制上的差別。最著名的基因莫過於FTO基因,其全名即為Fat mass and obesity associated gene,也就是「肥胖易感受基因」。研究指出,FTO基因上帶有變異的老鼠,體重可多出50~60%,而在人體上,則可觀察到帶有FTO基因變異的人,罹患肥胖的可能性多出了30%,且有飲食控制及缺乏飽食感的問題存在。

腸道菌叢影響是否肥胖

  於2016年,臺灣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團隊便發現,在剔除DUSP6基因的小鼠身上,其基因表現(gene expression)居然能夠和特定的腸道菌叢產生交互作用,來達到即使增加進食量,但卻不會使小鼠發胖的機制!這不便是人類社會中,有些大食怪卻還是能夠維持良好的體態的縮影嗎??但研究團隊中的高承源博士也表示,雖然此項發現證明了,生物基因體與腸道菌相之交互作用對於「肥胖」之影響,但要應用於臨床之上,可能仍需要一段時間。但至少我們可以發現,決定肥胖的因子,除了自己身上的基因外,也包含了我們腸胃中的細菌們。

  有在Follow本專欄的讀者應該都知道,「飲食」一直都是會影響腸道菌組成的重要因子,也因此腸道菌的檢測,也可以反應人體過去長期飲食的狀態!也因此,目前也有人利用腸道菌的組成來分析肥胖的可能性。根據研究指出,人體中最豐富的兩種菌門分別為:「擬桿菌門(Bacteroidetes)」及「後壁菌門(Firmicutes)」,而後壁菌門的增加,將會增加食物熱量的吸收,進而提高肥胖的可能性。也因此有科學家指出利用此兩種菌門的比例,即後壁菌門比上擬桿菌門(F/B ratio)來計算肥胖的可能性。這樣的概念,也衍生出利用我們腸道內的優勢菌種,來推測人體長期飲食習慣的「腸型(enterotype)」概念。例如:肉食為主而較少食用蔬果類的人體,其腸型便會以擬桿菌門為主;反之,攝取較多膳食纖維的人體,其腸型則會以普雷沃氏菌(Prevotella)為主。更重要的是,研究顯示,普雷沃氏菌腸型的人比起擬桿菌門腸型的人,利用「高纖飲食」減肥的成功率及效果都來得更高。這樣的結果是不是十分有趣呢?也因此,飲食的選擇甚至到減肥的方式,其實都應該對於自己的腸道菌相先了解一下唷!如此一來,才能夠事半功倍啊!!!👏👏👏

參考資料

1. Duranti, S., Ferrario, C., van Sinderen, D., Ventura, M., & Turroni, F. (2017). Obesity and microbiota: an example of an intricate relationship. Genes & nutrition, 12(1), 18.

2. Zmora, N., Suez, J., & Elinav, E. (2018). You are what you eat: diet, health and the gut microbiota. Nature Reviews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1.

3. Dina, C., Meyre, D., Gallina, S., Durand, E., Körner, A., Jacobson, P., … & Delplanque, J. (2007). Variation in FTO contributes to childhood obesity and severe adult obesity. Nature genetics, 39(6), 724.

4. Shen, J., Obin, M. S., & Zhao, L. (2013). The gut microbiota, obesity and insulin resistance. Molecular aspects of medicine, 34(1), 39-58.